第05章废物修真

  随即就见黄胖子撇了撇嘴,道:“难怪联盟长老会舍得将这神秘种子给送出来,原来是屁用都没有。”

  古法炼体之术。

  对于王乐来说,其它神兽存在不存在跟他没半毛钱关系,但传说中的真龙是否存在,那关系可就有点儿了。

废物修真  不过王乐对自己有足够的自信,只要他这么一路杀下去,自己获取的战功积分必定是继续狂飙。

  因为他拥有的破妄法眼异能,还有在武道上的突飞猛进,无一不是跟他身上的真龙纹身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

  王乐深深看了眼黄胖子和郑歌,狡猾的说道:“相信二位哥哥不会让小弟在接下来的这场交易当中吃亏。”

  “这世上说到头,怕的还是狠人,如果懦弱一点儿,就会被吞了,为了证明自己的狠,每个人都自己的手段,例如运用手里的财富,或是权力来显示自己的强大实力和狠辣。”

废物修真  不过王乐对自己有足够的自信,只要他这么一路杀下去,自己获取的战功积分必定是继续狂飙。

废物修真  就在众人冷汗淋漓的时候,王乐突然开口说道。

  说完后,郑歌随手将存放这颗神种子的盒子重新盖上,然后就往王乐手里递了过去。

  因为这空间之大,远超自己的想象,如果不亲身进去的话,单凭破妄法眼的透视,短时间内是很难找到的。

  随即大奔启动,就往王乐的半山别墅住处行驶而去。

  说完后,郑歌随手将存放这颗神种子的盒子重新盖上,然后就往王乐手里递了过去。

  待到俩人从别墅出来后,徐耀扬就忍不住向穆熙永问道。

  因为那处偌大的空间里面并没有生命的存在,全都是死物。

  就在众人冷汗淋漓的时候,王乐突然开口说道。

  再说了,从身上这条真龙纹身变异的那一刻起到现在,王乐还没为此受到过什么伤害。

  此时就见王乐一边把玩着手中的白色玉简,一边若有所思的在心中想道:“按南天前辈所言,只有通过修炼出来的神识才能看到记录在这玉简里的古法炼体之术。”

  王乐也没有送黄胖子和郑歌的意思,等二人离开后,王乐就盘坐在草席上,同时不忘从自己的法眼空间里重新取出记录古法炼体之数的白色玉简。

  随即大奔启动,就往王乐的半山别墅住处行驶而去。

  二炼其皮肉筋骨……

废物修真  这一瞬间,王乐就感到自己的脑海“轰”了一声,一阵晕眩!

  从眩晕状态当中清醒过来的王乐晃了晃脑袋瓜子,心中满是震惊和意外还有困惑的想道:“小爷只是想要尝试着通过破妄法眼透视到白色玉简里的内容。”

  再说了,从身上这条真龙纹身变异的那一刻起到现在,王乐还没为此受到过什么伤害。废物修真

  至于那些对手敌人,只能爱莫能助了,再说也是活该,和谁过不去都成,大不小破产,失势,沦为普通民众里面的一员,或是断手断脚的成为伤残人士,至少还有条小命在儿。

废物修真  黄胖子和郑歌都笑着点头应是,然后也没有再废话,转身就先后出了住处帐篷消失在王乐的视线当中。

  俩人凌乱了,彻底摸不清王乐到底想干什么

  随即就见王乐眼中金光隐晦地一闪而逝,破妄法眼异能瞬间开启,跟着就往手中的白色玉简透视而去!

  穆熙虎一怔,边上的俩人不清楚,可他知道姐夫和苏南在江南的时候就已经认识,俩人关系十分要好,虽然最近些日子没有过走动,但找谁家不好,怎么就偏偏选了苏家?

  只见王乐捧着茶杯,坐靠到了沙发,仰着头看向吊在天花板上的灯饰,笑着说道:“这多没意思,既然想将我王乐埋骨港岛,那他们也就别想活着回内地。”

  王乐摸着怀里穆熙妍乌黑柔顺的长发,呵呵笑着道:“性格决定命运,我不想留下后患,让对手的**消失,这是最好的办法。”

  只有穆熙妍仿佛没感觉到王乐身上散发出的浓浓杀意,坐到王乐的旁边,握住对方的大手。

  此时王乐通过刚才的聊天,就已经知道眼前这两只吸血鬼是价值十个战功积分的公爵吸血鬼。

  想到这里,王乐就闭上眼睛,静下心来赶紧将这古法炼体之术的内容仔细记下,不敢有半个字遗漏。

  就这样,当王乐从垃圾处理厂回到半山别墅庄园的时候,已经是中午十二点的边上。

  顿了顿,王乐拍了拍穆熙妍的玉手,幽幽的继续道:“而我,只能通过杀人,目前来说,也只有杀人,并且要做到极致,让和我作对,想要与我王乐作对的人们感觉到恐惧绝望,才能证明自己不是懦弱的,可以任由别人来揉捏。”

  当初进入成吉思汗地下陵寝,那也是在金忠信这种常年在盗墓行里打滚的摸金校尉牵头,才得以成功进入。

废物修真  徐耀扬身子一僵,随即马上摇头道:“不可能,我们和苏家以前虽然不对付,但这段时间在港岛却还真没有过针锋相对的事情发生。”

  话音还未落地,黄胖子就拍着胸脯保证道:“老弟你就把心放在肚子里吧!哥哥我一定会给你个满意的交待!”废物修真

  只见穆熙永的眼中露出若有所思的神色,有些不确定的回道:“难道是苏家?”废物修真

  只有穆熙妍仿佛没感觉到王乐身上散发出的浓浓杀意,坐到王乐的旁边,握住对方的大手。

  穆熙妍听到自己的男人说出这番话,不禁感到一股子心酸,莫名的悲从中来,不顾周围还有外人,直接趴到了王乐的怀里,再也不说话。

  至于好坏,王乐才不管这些,反正都已经木已成舟,一切都来不及了。

  当王乐回到住处,还没坐下歇会儿,穆熙永就上前开口问道。

  只见王乐摇头道:“从内地到港岛,不一定非要从南粤过来,这次想要我命的人,没那么简单。”

  司机小弟也没问原因,点头称是后,就在前面的岔路口打了个方向盘,又往郊区的垃圾处理厂而去

  “姐夫,怎么样?”

  至于那些对手敌人,只能爱莫能助了,再说也是活该,和谁过不去都成,大不小破产,失势,沦为普通民众里面的一员,或是断手断脚的成为伤残人士,至少还有条小命在儿。

  前后也只是个大便的功夫,当然了,司机小弟也不会认为王哥吃多了,特意跑到垃圾处理厂来大便。

  至于好坏,王乐才不管这些,反正都已经木已成舟,一切都来不及了。

  王乐深深看了眼黄胖子和郑歌,狡猾的说道:“相信二位哥哥不会让小弟在接下来的这场交易当中吃亏。”

废物修真  郑歌满是自信的附和道:“没错,二哥一定会让门中前辈付出让三弟你满意的筹码!”

  如果真给狸猫换太子掉了包,那他王乐可就真是哭都哭不出来了。

  就这样,当王乐从垃圾处理厂回到半山别墅庄园的时候,已经是中午十二点的边上。废物修真

  郑歌点头同意道:“没错,留着这颗神秘种子,算是给自己留个念想,也许哪天就在机缘巧合下弄清其中的秘密了。”

Tip:拒接垃圾,只做精品。每一本书都经过挑选和审核。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